姚崇 宋璟

来源:原创作者:编辑:admin2020-04-23 07:22

  《旧唐书》 作者:(後晋)刘昫等

  卷九十六 列伟第四十六

  ○姚崇 宋璟

  姚崇,本名元崇,陕州硖石人也。父好意,贞不美观中,任巂州都督。元崇为孝顺挽郎,应七步之才举,授濮州司仓,五迁夏官郎中。时契丹寇陷河北数州,兵机填委,元崇剖析若流,皆有条贯。则天甚奇之,超迁夏官侍郎,又寻同凤阁鸾台平章事。

  圣历初,则天谓侍臣曰:"往者周兴、来俊臣等推勘诏狱,朝臣递相牵引,咸承反逆,国家有法,朕岂能背。中间疑有枉滥,更使近臣就狱亲问,皆得手状,承引不虚,朕不认为疑,便可其奏。近日周兴、来俊臣逝世后,更无闻有反逆者,然则之前就戮者,不有冤滥耶?"元崇对曰:"自垂拱已后,原告身故破家者,皆是枉酷自诬而逝世。告者特认为功,世界号为罗织,甚于汉之党锢。陛命令近臣就狱问者,近臣亦不自保,何敢辄有坚定?被问者若翻,又惧遭其辣手,将军张虔勖、李宁静等皆是也。赖上天降灵,圣情发寤,诛锄凶竖,朝廷乂安。昔日已后,臣以微躯及一门全家保见在内外官更无反逆者。乞陛下得告状,但收掌,不须推问。若后有征验,反逆有实,臣请受知而不告之罪。"则天大年夜悦曰:"之前宰相皆顺成其事,陷朕为淫刑之主。闻卿所说,甚合朕心。"其日,遣中使送银千两以赐元崇。

  时突厥叱利元崇构逆,则天不欲元崇与之同名,乃改成元之。俄迁凤阁侍郎,还是知政事。

  长安四年,元之以母老,表请解聘侍养,言甚哀切,则天难背其意,拜相王府长史,罢知政事,俾获其养。其月,又令元之兼知夏官尚书事、同凤阁鸾台三品。元之上言:"臣事相王,知戎马便利。臣非惜逝世,恐不益相王。"则天深然其言,改成春官尚书。是时,张易之请移京城大年夜德僧十人配定州私置寺,僧等苦诉,元之断停,易之屡认为言,元之终不纳。由是为易之所谮,改成司仆卿,知政事如故,使充灵武道大年夜总管。

  神龙元年,张柬之、桓彦范等谋诛易之兄弟,适会元之自军还都,遂预谋,以功封梁县侯,赐实封二百户。则天移居上阳宫,中宗率百官就閤起居,王公已下皆欣跃称庆,元之独哭泣流涕。彦范、柬之谓元之曰:"昔日岂是啼泣时!恐公祸从此始。"元之曰:"事则天岁久,乍此辞背,情发于衷,非忍所得。昨预公诛凶逆者,是臣子之常道,岂敢言功;今辞背旧主悲啼者,亦臣子之终节,缘此获罪,实所宁愿。"无几,出为亳州刺史,转常州刺史。

  睿宗即位,召拜兵部尚书、同中书门下三品,寻迁中书令。时玄宗在东宫,宁靖公骨干预朝政,宋王成器为闲厩使,岐王范、薛王业皆掌禁兵,外议认为便利。元之同侍中宋璟密奏请令公主往就东都,出成器等诸王为刺史,以息人心。睿宗以告公主,公主大年夜怒。玄宗乃上疏以元之、璟等离间兄弟,请加罪,乃贬元之为申州刺史。再转扬州长史、淮南按察使,为政简肃,人吏立碑纪德。俄除同州刺史。后天二年,玄宗讲武在新丰驿,召元之代郭元振为兵部尚书、同中书门下三品,复迁紫微令。避开元尊号,又改名崇,进封梁国公。固辞实封,乃停其旧封,特赐新封一百户。